派博:念念不忘别人的过犯,我真的宽恕他了吗?

问题:

如果脑海中一直回想别人如何得罪了自己,那么我真的宽恕了对方吗?这个问题来自听众艾米丽。但在回答问题之前,今天是在路易斯维尔召开的T4G大会的最后一天(译注:Together for the Gospel是一个世界性基督教大会,成立于2006年,每两年举办一次,参会人员为各国牧师和教会领袖,英文简称T4G),所以我们是在电话里而非在录音室里交流。言归正传,艾米丽的邮件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派博牧师,您好!感谢您多年以来的线上侍奉。我的问题和宽恕有关。有一天我丈夫对我的外表恶语相向,我接受了一位主内老姊妹睿智的建议,在她的帮助下,我向丈夫诉说了自己受到的伤害。当然,他马上就请求我宽恕了他。但是,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宽恕了他?当我想起这件事时依然很痛苦,而且我确实会想起这件事。我正在寻求神的帮助,无论自己感受如何,都要服侍他爱他,不过这如影随形的痛苦,是否说明了我并没有真正宽恕他?

派博牧师的回答:

报应过犯

我想先从较为普遍的角度入手,我认为这对我们所有已婚人士,以及身处类似关系中的人们将会更有帮助。然后我想再具体地谈谈艾米丽的问题,即她是否真的已经原谅了她的丈夫。

我发现,克制自己不以过犯报应过犯,在大家的婚姻中围绕着这种挣扎的圣洁之战比我预想中的要多。这真是出乎意料。我想,这种争战在婚姻中实属常见,是因为想要完全照圣经教导去生活的基督徒们投身于一场为圣洁而战的大争战中。

因为神在圣经中讲述了何为圣洁,所以尽你所能地去做一个满怀爱心的人,并为此而争战。这争战比我预想中更多地发生在克制以过犯报应过犯的挣扎中。让我再重复一遍,因为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复杂。

为圣洁和爱而战的诸多大争战之一,就是在基督徒的婚姻中克制自己不以过犯去报应妻子的过犯,哪怕我觉得她得罪了我。我能想像得到艾米丽讲的这一类事情——比方说,对方出语伤人、或是不听好言相告、或是面露指责的神色、或是行为举止冷淡漠然、或是稍加留心就能避免的失望。

当然了,使问题更加复杂的是,那些得罪我们的话语或行为背后往往并没有罪的意图,假如我们试着去宽恕这样的行为,反而会招来对方的反感:因为对方压根儿不认为得罪了我们。于是我们的宽恕就像是无端地指控他们有罪,但对方并不心存愧疚。

战况复杂

基于这复杂情形,我认为大争战之一——并且我觉得大家所见略同——是在婚姻以及其他关系中为圣洁而战,并非只是不以过犯去报应过犯。这是我在步入婚姻生活时的简单想法,我当时想着:“不要得罪妻子。”

但是,情况反而更复杂了:你不得不克制自己不以过犯去报应别人的过犯。这场争战的特殊之处在于:就在别人得罪我们的那一刻,我们会因此产生极强的自我防卫的心理。这种感觉很微妙。

我们很难意识到自己有罪,因为事情看上去似乎都是对方的错。你“内心的辩护律师 ”(此语出自保罗•区普)站起来说:“嘿,都是他们的错,你并没有错”。而事实上,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我有罪。

我们的一些感受也许合情合理,甚至理所应当;有时,也许我们应当伤心或者愤怒。所以你能明白,这种合乎情理的委屈感是确实存在的,而当时的心情又是多么复杂。让我再重复一遍:我们感受到一种实际存在的、合情合理的委屈,同时,内心想要错误地报应对方。

追求圣洁

总之,在大多数长期相处的关系中,尤其是在婚姻中,有一个更大而且普遍的问题,而艾米丽的问题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这些关系中,我们的言行不可避免地会伤害到对方,令对方失望,或给对方泼冷水。我们必须驾驭双方都受到委屈的复杂情况,还要处理好受了委屈之后作出的错误回应。

在所有关系中,尤其是婚姻中,我看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如何回应这些行为才是我在神面前的职责,而不是看我妻子的行为如何。那才是我的职责。

我很轻易地想要去解决掉所有冲自己来的事情,尤其是在一段关系的伊始:我不喜欢的、泼我冷水的、令我失望的、让我委屈的。一直以来我都在改变对方,要他们不再搅扰我、泼我冷水、错怪我,却没有意识到我在神面前的首要职责以及在圣洁上的首要挑战不是改变我的伴侣,而是改变我自己。这样,哪怕听到了伤人的话语,我做出的回应也是敬虔的、效仿基督的、谦卑的、有爱心的。

以善还报

在我看来,《新约》给我们所有人的艰巨挑战是不要以恶报恶。

◆ 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因你们是为此蒙召,好叫你们承受福气。(彼前 3: 9)

◆ “恨你们的,要待他好。”(路 6: 27)

◆ 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林前 4: 12-13)

我们需要心怀满足,且一定要在基督里大得至深甜美的满足,这样我们就有了情感依托,好按经上说的那样去回应别人。基督生命的壮美正寓于此。在基督里,这甜美至深的大满足奇妙地尊基督为大。

我们必须以基督为依托,以劝勉、期望并睿智的方式回应得罪我们的人,不可愤怒、不可自哀自怜、不可哭哭啼啼、不可故作愁苦、不可无言冷战、不可小题大做。你听见我是如何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这是神的儿女——至少是约翰•派博——都想要经历的伟大神迹。

几乎每一天里,我们都会或多或少地伤害对方,对彼此失望,互相泼冷水。基督徒生活中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乃是要在我们与耶稣的相交中、以及神在祂里面允诺我们的万有中,深深地、喜乐地满足。这样,我们才不会被种种关系中的诸多失望而耗尽心力。

不可怨恨

至于艾米丽本人的问题,我想说:不妨在情感受伤和身体受伤之间做个类比。保罗曾挨了39下鞭刑,即便在他原谅了迫害者之后,他的背上依然留下了大片瘀伤,而这些伤痕会让他疼上好几个星期。

基于这个类比,在宽恕了对方之后,身体和情感上的痛依旧会萦绕。沉浸在痛苦之中,亦或痛苦本身不一定有罪。它不一定是不宽恕的标志。然而,我们都知道,身体上的疼痛,尤其是情感上的痛苦,可以瞬间演变成怨恨、愤怒和苦毒。这种演变如此微妙,很难知道它会何时发生。这就是艾米丽提问的契机。很难知道她的痛苦会不会演变成自私、苦毒和怨恨。

最后,我想提四个简短的建议,给艾米丽,也给我们其余这些人,以免我们的痛苦和悲伤演变成有罪的、不宽容的怨恨。

◆ 让我们效仿耶稣在《彼得前书》2章23中所行的去行,不以恶报恶,而是把自己交给那公正的审判官。我们主动把所有得罪了我们的罪都交给神,祂会比我们更公正、更智慧地清算账目。

◆ 引导心思意念远离痛苦,远离你念念不忘的任何行为。把它引向真实的、美的、清洁的、可爱的和有美名的事物上——要想念神恩待我们远多过我们应得的——就像保罗所说的那样。(腓4: 8)

◆ 所有用行为、言语、表情或冷战来惩罚或伤害你配偶的倾向,全部都要弃绝。

◆ 你所原谅的那位,你要热切地盼望他得益处,并且热切地为此做工。宽恕的真正标志是:不求报应对方——而是求他的益处。


文/Desiring God,译/简阳,校/Rebecca

来源:本文来自https://www.desiringgod.org/,由渴慕神事工授权,报佳音翻译、编辑。

真正的领袖,来自祷告和泪水

上一篇

莱尔:真基督徒不能只是参加外在的宗教仪式

下一篇
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
还没有评论
952
  • 长按下方二维码,加我微信,领取每日灵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