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博:爸爸们,帮妈妈卸下重担

问题:

一位全职妈妈写信来说:“您好,约翰牧师!我是一位有三个不到5岁可爱女儿的全职妈妈,也是一位牧师的妻子。像大多数牧师一样,我丈夫周一会休息充电。但是我发现我从来没有一天能从洗衣、洗碗、清洁的工作中脱身,对我来说工作无穷无尽,而且我发现这对很多感到筋疲力尽的妈妈来说都是一个挑战。我不会质疑丈夫休息的价值,但妈妈们是不是也应该休息一天呢?我们应该试试吗?还是说这是一个自私的要求?

约翰·派博牧师的回答:

这是不是出于你自私的要求,我不知道,因为我不了解你的内心,而神知道。但就请求本身而言,当然不是自私的,我也不认为是自私的。也许这与我的牧师生涯中,我和妻子在教会里、在同工中以及在家中一次又一次提出的问题一样:教会如何找到、同工们如何找到、我们夫妻如何找到完成这场比赛的步调?我们就是这么说的。婚姻赛跑,育儿赛跑,它们是马拉松,而不是百米跑。

到去年12月,我和诺埃尔的这场婚姻马拉松已经跑了50年。我们的亲子马拉松也跑了47年。相信我,当你的孩子长大了,你还会有14个孙子孙女,你仍然要接着跑养育孩子的马拉松。而且我们跑了33年的教牧马拉松。

所以,我们所有的妈妈、单亲妈妈、丈夫与单亲爸爸所面临的问题是:该如何找到完成这场长跑的步调?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既不想在我们的天路之旅中闲逛,也不想在中途就筋疲力尽。这不是一个自私的问题,而是一个明智的问题:我该如何找到完成这场长跑的步调?所以,无论是每周休息一天,或是断断续续休息,还是工作与休息交替持续有节奏地进行,以下的五个观察可能都会对你们的思考有所助益。

1.纪念安息日

在人犯罪堕落之前,神就设有安息日原则。在人类堕落前,没有堕落带来的一切额外重担,七天中的一天与其它天是不同的,没有同样充满压力的工作,只有解脱与心灵上的专注,对主说:“我不是神,你是神。即使我停止用我的力量维护宇宙一天,它也不会消亡。我不是神。”也就是在那一天你对自己的身体说:“身体,你不是超人,神才是。”

七天中有一天在神面前诚实、在神面前谦卑、在神里面安息,这一原则对神的所有子民,男人和女人都是适用。所以,丈夫们应该带头——我将在所有这些问题中做这样的假定,丈夫们应该带头为自己的家庭充分考量。在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孩子们和妈妈该过什么样的生活。如果妈妈一周七天都是一样工作,那么根据安息日原则,就有问题了。

2.根据当下调整步调

要认识到婚姻、育儿和事奉存在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压力。2岁以下儿童面临的挑战不同于3至6岁以及6至13岁等等。每一个阶段要求都很高,但应对方式却不同。

我今天刚在“渴慕神”事工上和一个年轻人谈过话,他的孩子才出生不久,他说:“我从来没想到会这么艰难。”他主要想睡个好觉。我们在哪儿能获得维持身体运转所需的足够睡眠呢?当处在这些阶段时,要记住它会结束的,这样想也许会有所帮助。总有一天它会结束的,我们只需要找到完成这一赛段的步调。

3.爸爸们,帮妈妈卸下重担

丈夫们,你们有责任了解自己的妻子。在《彼得前书》3章7节,彼得说:“你们作丈夫的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这意味着你要研究她、倾听她、观察她,找出你能帮助她的生命茁壮成长并最大限度地收获果实的方法。这就是你想要的,让她的生命兴旺。即,她如何才能在作家庭主妇、作母亲,以及教会和社区生活的其它呼召中,最大限度地结出果子并欢喜快乐呢?

这种帮助可能包括你每天为她提供某种形式的放松,以及定期给她更长时间的放松。例如,当时作为一个有四个孩子的年轻牧师,我的目标是在五点半吃晚饭前赶回家或从我家书房里出来。我们同时养育四个男孩(塔丽莎是后来出生的),从五点半到七点,让孩子们围在一起吃晚饭,带领他们是我的责任。我们称之为游戏时间。诺埃尔可以工作,也可以休息。她可以读书,也可以洗碗碟。从五点半到七点这段时间,她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

至少在那一个半小时里,我扛起了一天中的那部分重担。在假期里,我们则换着来。她上午带孩子们,让我读书到中午。然后,我们一起吃饭。下午我带孩子们,她去城里逛一逛,逛逛饰品店,或在湖边躺一会儿,或做任何她想做的事。她可以自己自由地做她想做的事,我会和孩子们一起玩四五个小时威浮球。然后,晚上是全家人的家庭时间,直到孩子们上床睡觉。

还有其它的时候,我会保证她可以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出去聚聚或者参加妇女退休会。丈夫们,关键在于,作为领袖,不是对妻子提出无休止的要求。我们能不能用这样的观念来理解什么是领导力呢?丈夫的使命是在家庭中成为一个果断、负责任的领导者。无休止地提要求不是领导的职责。那是一种不成熟的暴政。领导意味着了解她,在制定适用于你们双方的新策略时要富有创造性,主动去做,确保它们得到顺利落实。

4.寻求帮助

保持开放心态,多找几个家庭、亲戚和邻居来帮忙照顾孩子。这对单亲父母尤其重要。家庭之间因各种原因互相帮助,对此我们应该感到格外珍惜。我们会遇到阶段性的困难。小家庭是神的心意,但孤立家庭不是神的心意。一个感到孤立无援、被困在家庭围城里的母亲,在情感和灵性上都可能会不健康。

让我们大胆地引用希拉里·克林顿的话,当她说“养育一个孩子需要一个村庄”时,她并非是瞎说,这是一句古老的谚语,有着古老的智慧。无论在哪里,孩子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爸爸妈妈,孩子们也需要其他人。所以,丈夫们,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更多的领导力。在我们共同抚养孩子、互相分担重担的同时,为着孩子们的益处,让妈妈们能喘口气,我们需要思考自己家在建立更广泛的育儿圈子方面做得如何。

5.第一次要求就要服从

我想特别呼吁年轻的爸爸妈妈们,当你们的孩子还不到两岁的时候,你们要投入精力,不懈努力,专心帮他们建立起在你第一次发出指令就服从的习惯,不能发牢骚,不许不服从,要在第一次要求时就去做。

这需要在孩子很小的时候投入大量的关注、勇气、智慧、精力和爱。对父母来说,更容易坐在沙发上,放任孩子连续三次不顺服,因为你太懒了,懒得起身去管教。所以我说,这是一项长期而艰苦的工作。但回报是如此美好,将来会看到的。我有理由这样说,因为圣经上说“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以弗所书6:1;歌罗西书3:20)。这不难理解。圣经就是这么说的,而且孩子不会自然而然地这么做。父母们“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见以弗所书6:4)。

但我想说的是,为了妈妈的身心健康和体力充沛,爸爸要帮助她培养顺服的孩子。令我吃惊的是,这么多父母不要求小孩子们服从。我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很愚蠢。这就是导致你痛苦生活十五年的方式。难怪大家都要累死了。被你的孩子牵着鼻子走,还得阻止他们因为不想听你的话而试图自杀,这实在是令人筋疲力尽。

我想说,你可以给孩子们提要求,比如6岁、7岁或8岁以下的孩子晚上7点上床睡觉。是的,你可以提要求,我不管你是如何表述的。你可以要求说,除非房子着火,否则他们不能下床。如果他们随意下床了,爸爸就会大发雷霆。

我这样说不是为了增加负担,而是为了减轻负担。想象一下,如果孩子们在你第一次让他们做时就去做,你的情绪压力就会减轻。在人生的头两年,这需要极大的专注、努力、爱、坚持和训练。

所以,爸爸们,这就是你们的要做的事:了解你们的妻子,了解你们的孩子,了解圣经,了解你们自己,确保你们的妻子拥有她所需要的一切,使她成为多结果子、欢喜快乐的妻子和母亲。


来源:本文作者约翰·派博(John Piper),版权归渴慕神 (Desiring God)所有。

选择结婚,就要学会“认输”

上一篇

结婚,是另一种形式的自杀

下一篇
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
还没有评论
1360
  • 长按下方二维码,加我微信,领取每日灵粮